爱尚小说吧 > 大道朝天 > 第六十二章一切都是假的(下)

第六十二章一切都是假的(下)

  河水把荒野分成了两个世界,年轻道士坐在对岸,井九与西来在这边。

  从南松亭往山后走一段时间便能看到一栋小楼,楼里挂着青山宗历代掌门以及某些有特别意义的长辈的画像。井九看过那些画像,记得太师祖的模样,而且前些天他与对方在游戏里见过、在主星南极的现代艺术馆里也见过。与穿着军装的李将军比,这个穿着道袍的年轻道士与他记忆里的太师祖更加相似,于是也让他的感觉更加怪异。

  他不喜欢对方穿的红色道袍,哪怕知道这应该映射的是那件红色大氅,与师兄没有什么关系。

  同样他也不喜欢对方说的那句话——你不该来这里。

  可能是因为很小的时候,师祖道缘真人与师父沉舟真人就死了的缘故,没有人管过景阳,所以他非常不习惯有人会长辈的姿态对自己说话,哪怕对方是他的太师祖。

  西来的心情看起来比他更糟糕,更不喜欢这句话。因为这里是他精神世界最隐秘最核心的地方,如果说井九不该来,那个年轻道士又凭什么在这里停留?

  “虽然我不相信他的话,但其实我仔细检查过自己的神魂,检查过很多次,为什么一直没有找到你?”

  那位年轻道士便是李将军留在西来精神世界里的一道神魂。

  可以理解成那道思想烙印的主阵者,也可以理解为看门人,已经深深融入这片天地之间,西来自己无法发现他,也无法把他驱逐出去。所以他根本没有理会西来带着寒意的发问,只是静静看着井九,再次说道:“你不应该来这里。”

  这条在荒野间奔涌的大河很神奇,越往源头去水势越大,河水冲刷着泥土,不时带落石头,发出轰隆的水声。

  却掩不住年轻道士的声音。

  井九说道:“我不喜欢这样。”

  年轻道士说道:“青山向来如此。”

  这确实是青山宗的行事风格——上德峰底的剑狱、行走在通道里的尸狗、隐峰里的尸体,还有很多很多证据。

  井九说道:“不要与我有关。”

  年轻道士说道:“如果你不来,这件事情就与你无关,事实上我非常不想在这里见到你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他叹了口气,满满的都是遗憾与可惜。就像是井九是个应该在试卷上拿到满分的优秀学生,却忘了写自己的名字。就像经历了漫长的考察,考察对象终于可以获得更高的官职,却在最后一刻掀翻了领导的桌子。

  井九最不喜欢考察这种事情,也最不喜欢被他人点评,走到河边望向对面说道:“自己走还是我送你一程?”

  年轻道士问道:“你究竟想给他什么?”

  井九说道:“活着。”

  年轻道士举起竹竿,指着西来说道:“他没死。”

  井九说道:“有一种活着,已经死了。”

  年轻道士问道:“他人的死活与你何干?”

  井九说道:“看见有人要死你会去帮忙,是因为你希望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有人帮忙,哪怕当时你做出决定的时候没有想这些,甚至平时受教化、看着那些英雄事迹感动的时候都没有想到这些,可事实就是如此。”

  年轻道士说道:“所以?”

  井九接着说道:“道德源自恐惧,所有的恐惧源自死亡,我不想死,也不希望别人死。”

  “别人意味着任何人?”年轻道士继续问道。

  井九说道:“任何不想我死的人。”

  年轻道士说道:“那你就不该管他的死活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他把钓竿插进微湿的泥土里,伸手抓了把泥土向对岸洒去。

  那些泥土在空中分开,然后骤然变大,化作无数山峰,轰然落下。

  浑浊的河水也跃离了地面,化作无数道水剑,刺向井九的面门。

  天地间的事物皆可为剑,这便是万物一剑,年轻道士是纯阳真人的一缕神识,在纯精神的世界里分身也没有什么区别,出手便是青山剑道的极致。

  井九向着岸边再次踏出一步,脚底踩住一株野草。

  黑发无风而动,自然束起。

  白衣飘飘,仿佛剑仙。

  野草下方的沙土飞了起来,就像瓷盘里的沙砾,逆行转化作一片山河,轻而易举地挡住了那些山峰与水剑。

  西来也动了。

  这片天地是他的精神世界,他意念一动,便是天地大动。

  只听得轰隆声里,十二座高楼破土而出,形成一座大阵,分隔两岸,围住了三人。

  这是十二重楼剑在精神世界里的显现。

  剑出,但他没有出剑。

  年轻道士已经融合在他的神魂之中,向对方出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