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小说吧 > 天唐锦绣 > 第九百四十五章 试探底线

第九百四十五章 试探底线

  禄东赞真的吓坏了。

  若是换了旁人,大抵也只是吓唬吓唬而已,可房俊这厮乃是长安出了名的“棒槌”,朝堂之上那些个德高望重的名臣不知被他打了多少,当真宰了他这个惑乱大唐统治的番邦国相,好像也不是不敢。

  退一步说,哪怕李二陛下今日在场,他也自忖无惊无险,毕竟李二陛下英明神武,不会任由房俊胡闹。

  可这殿上站着的是大唐太子,这位太子对房俊言听计从,这会儿看着自己被拖出去枭首示众居然一声不吭……

  不是禄东赞胆子小,所谓“横的怕楞的”,万一房俊这个棒槌愣脾气发作,非得要将自己一刀宰了来祭旗,自己得多冤呐?

  好在最后一刻太子发话,禄东赞惊魂甫定,发现自己中衣都被冷汗湿透了。

  不由得忿然怒视房俊,怒声道:“越国公当真无惧两国开战否?”

  这个棒槌,当真无法无天!

  房俊哂笑一声,施施然坐到椅子上,呷了一口茶水,方才慢慢悠悠道:“开个玩笑而已,大相自诩吐蕃第一智者,胸怀万物、海纳百川,该不会连个玩笑都开不起吧?啧啧啧,狭隘了。”

  饶是禄东赞平素城府极深,这会儿也被房俊的语气和态度气得差点炸了肺。

  你那是开玩笑么?

  吓死人的好不好!

  李承乾充当和事佬,笑道:“大相不必介意,大唐吐蕃两国一衣带水、互为友好,大相更是父皇与孤的座上客,焉能因为一点误会便要取大相之性命?”

  然后又瞪了房俊一眼,佯嗔道:“越国公平素活泼,那都由得你,可大相乃国之宾客,岂能这般无礼?快给大相道歉。”

  禄东赞差点吐出来,您形容这个棒槌居然用“活泼”这个词?

  都说房俊乃太子面前第一宠臣,果不其然……

  他一张皱纹密布沟壑纵横的黑脸愈发黑如锅底,忍着怒气摆摆手,道:“道歉就不必了,老朽年老体衰,经不得这般惊吓。”

  虽然身在大唐,这个国家上上下下都对自己抱以敌意,但禄东赞却不想向房俊表示低头,他心底的骄傲决不允许。

  房俊笑了笑,随意抱拳说道:“本以为与大相交情莫逆,可饮酒谈笑,可说笑玩乐,却忘记大相再是平易近人,却也是吐蕃之相国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代表的是吐蕃的利益。是在下鲁莽了,还望大相宽宥。”

  禄东赞虎着脸,哼了一声,不予理睬。

  这厮言语之中极尽嘲讽,显然是一个俯瞰天下群雄、只以汉人为尊的狂妄之人,对天下所有的胡族都视作蛮夷,恨不能一鼓荡之,尽皆慑服,收为奴役。

  尤其是对于吐蕃之敌视,大唐朝野上下,无处此人其右。

  房俊对于禄东赞的冷淡不以为然,呷了一口茶水,坐在椅子上笑问道:“眼下祁连山南草长莺飞,青海湖畔水草肥美,大相为何不在吐谷浑牙账多多逗留几日,却不远万里跑到这酷热难耐的长安来?”

  这话不能不答,禄东赞道:“老朽奉赞普之命,前往吐谷浑牙账出使,恰逢贵国兵部侍郎崔敦礼前往,偶然相遇。随后老朽得知吐谷浑有反叛大唐之意,唯恐大唐误会,故而亲自前来长安,向太子殿下分说一二。吐蕃与大唐一衣带水,乃是睦好邻邦,当摒弃前嫌、携手共进,为各自百姓之富庶息兵止戈,创建太平盛世。万万不可心存偏见,致使兵戈再起、民不聊生。”

  他的确没料到能够在吐谷浑可汗的牙账意外碰见崔敦礼,所以事后赶紧前来长安安抚一番。

  没办法,万一大唐认定吐谷浑之反叛背后有吐蕃的支持,并因此与吐蕃断绝往来、中断贸易,那可就大事不妙。

  眼下迫于形势,松赞干布不得不向大唐妥协,奉行唐蕃友好政策,加强两国经济、文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