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小说吧 > 司茶皇后 > 第415章 千娇百媚
  重华道:“多谢大师兄替我照料阿唯姐弟俩这么久,将来,我会饶你三次命。”

  何蓑衣目光沉沉,饶他三次,呵呵,这话说得还真是豪气万丈,随手递过一张药方:

  “这是李药师新拟的药方,据说或许有用,我找了很久不曾找到,你也找找。”

  重华接过去看,上面写了十几种药,全都闻所未闻,心里知道何蓑衣弄鬼,却也不敢马虎,仔细贴身收好,转身走了出去。

  何蓑衣闭上眼睛,在他给重华的药方里,只有一种药名是真的,也是最难找到的。

  相信重华拼尽全力也会找到并送来,而且,永远都不会知道究竟是哪种药对钟唯唯有用。

  重华来的时候像龙卷风,走的时候也像龙卷风。

  “呼啦”一下来,再“呼啦”一下不见了。

  小院子里的人们,生活再度回到从前的光景,只是后面的菜园子被人占了。

  “叮叮当当”响了几天之后,一座木屋平地而起,成了留下来的暗卫们住处。

  房子刚建好,外头又来了几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人。

  他们带来了精米、白面、鸡鸭鹅,还有无数的布匹、家具、棉花、日常用品。

  还有一只猫,一条狗,以及一对母羊,说是给钟唯唯喝奶用的。

  不过几天光景,小院子从里到外变了个样儿,到处都是重华送来的人,到处都是重华送来的东西。

  钟唯唯心里暖暖的,她怕何蓑衣不高兴,去看望他的同时,也陪他说话解闷。

  何蓑衣温和一笑:“阿唯你想太多,二师弟有这个能力,并且想得周到,我便只有开心。

  之前一直都在担心你跟着我会过不好,吃不好,穿不好,现下可算是放心了。”

  “阿兄并没有欠我们什么。”这话说得钟唯唯十分羞愧。

  她试图多问一点何蓑衣受伤的真相出来,然而何蓑衣仍然是淡淡的:“我不知道是谁的人。”

  再往下问,他就什么都不肯说了:“阿唯,你安心养病就好了,问这些事做什么?问了也没用,反倒徒增烦恼。”

  钟唯唯再想多说,他便闭上眼睛装睡。

  弄得钟唯唯没办法再继续话题,她原本是想弄清楚真相,好让重华和何蓑衣消弭误会。

  可是何蓑衣这样一副不想提,却也不说明白的样子,倒真是让她多了些怀疑。

  她私底下和小棠讨论这个事儿:“大概是我药吃得太多了,所以脑子不够用,竟然完全弄不清楚,他们俩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我觉得陛下不会干这种事,但是大师兄又不肯明说,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,真是糊涂了。”

  小棠实在是忍不住,提醒她:“姑娘曾和我说过,人都有两面,陛下当着您的面特别和蔼可亲,对着别人可没那么好说话。

  那么何爷呢?他当着您的面是这样,对着别人又是什么样?您见过么?”

  钟唯唯皱了眉头:“你说得是。”

  小棠见她忧愁,就又后悔不该和她说这个:“我的意思是说,您就听何爷的,不要管他俩的事儿,您做好自己,养好病就行了,反正管了也没用。”

  钟唯唯摇头:“不,我总觉得不踏实。”

  这个事儿她必须弄清楚,从前只是小打小闹,那也算了,现在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地步,必须弄明白不可。

  李药师给何蓑衣换药:“恢复得还不错,残毒已经祛除,幸亏您身子强健,换了其他人,怎么也得在床上躺些日子才能下地。”

  何蓑衣面无表情,只在他换到最后一处时,才沉声道:“我觉得有一点不舒服,你确定它一点问题都没有?”

  李药师有些不确定:“您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

  何蓑衣不好形容那种感觉。

  慕夕那一刀,虽是仓促之间划的,但真是下了狠手,皮肉经过缝合,生长起来之后,总觉得扯着疼。

  李药师再仔细检查了一便,说道:“小老儿保证,您觉得不舒服,那是因为伤口在愈合,发痒发痛都是正常的。

  虽然伤到一点经脉,但绝对不影响使用,要不,等您好了,试一试?

  自己试也可以,找人来帮忙也行,就看您喜欢哪种。多锻炼,多使用,很快就恢复正常了。”

  何蓑衣微闭了眼睛:“出去。”

  李药师不敢多话,僵着脸退出去,坐在外面拣晒钟唯唯跟何蓑衣要用的药,低声嘟囔:

  “真是扯蛋,要问我,又不肯听真话,有没有问题,试一试就好了嘛,男子汉大丈夫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
  梁兄蹲在一旁竖起耳朵听,听到这里立刻敏锐地意识到,何蓑衣似乎是那个地方出问题了。

  他有些激动,又十分同情,殷勤地过去帮李药师收拾药材,很是关心地问:“何爷恢复得好么?我们姑娘很是挂心。”

  李药师可没把他当成自己人,防备地道:“当然好了!”

  梁兄便问:“刚才你说什么扯蛋……”

  李药师瞅他:“乱说什么呢?私底下说两句抱怨的话都不可以么?”

  梁兄左思右想,越想越觉得就是那么一回事,当即书信一封,着人送去给重华,表示有这么一回事。

  重华很快回信,表示他过几天会送一个美貌的女子过来,送给何蓑衣专用。

  何蓑衣对此一无所知,在经历过最初的烦恼之后,他很快舒缓过来,从能够下地行走的那一天开始,他再次承包了钟唯唯的药。

  解药下去,钟唯唯的病情持续好转,大家都很高兴,但是经过这一次起伏,钟唯唯却没有之前那样乐观了。

  小棠也再没和她提起过,将来病好之后回京的话题。

  时光匆匆,到了采收春茶的季节。

  钟唯唯已经能够自由活动,她带着钟袤去收了最好的茶,出高价请制茶制得最好的村民来家里指点。

  她和钟袤一起制茶,从杀青开始,再到制作熏茶专用的“七星灶”,都是亲力亲为。

  第一批薄片出来,获得村中老茶农的交口称赞,她将制作方法和薄片一起送去给重华,让他转交给芳荼馆众人。

  然后得到了丰厚的回礼,若干财帛和各地上贡的春茶,以及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子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