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尚小说吧 > 寒门祸害 > 第1476章 酝酿
  众人听到话,心里便是笑了,发现这位陆公子其实蛮可爱的。

  若不知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陆公子站出来胡搅蛮缠,说不好还真给魏国公摆了一道,乖乖地给这位草包国公孝敬一成的购盐款。

  现如今,他们不仅不需要付出这笔钱,而且还没有得罪这位魏国公,已然是得到了一个最好的结果。

  提价的事情破产,接下来便是认购环节。其实流程很是简单,每个人都有固定的份额,可以全额认领或只认领一部分。

  泰兴的张员外上前去取得两张票子,对着众人微笑地说道:“本员外只有两张票子!若是谁愿意割爱的话,本员外可以进行认领,出去便请他吃酒!”

  此话一出,众人却是纷纷摇头苦笑。

  谁都不会选择轻易放弃这认领的份额,他们都有自己的食盐销售渠道,且当地县衙还不敢查他们。只要将盐送到了他们所在的区域,那便是一堆堆白花花的银子。

  纵观整个江南,若说什么最不愁卖,那便是百姓离不开的食盐。相对其它地区而言,江南的百姓购买力相当强劲,只要不漫天叫价根本不愁卖。

  众人依次上前直行认领,全部都是领取他们各自固定的份额,并没有出现主动放弃或少认购的情况,气氛显得其乐融融。

  陆公子将扇子插在背后,便是上前伸手抓向桌面上的票子。

  “慢着!”徐鹏举看着陆公子想要抓走八张票子,却是突然出言制止道。

  咦?

  陈员外等人听到这个动静,便是不由得纷纷望向了徐鹏举。

  陆公子的手停了下来,眯着眼睛扭头望着徐鹏举道:“魏国公,你这是何意?”

  “你们陆家今年的份额只有三张!”徐鹏举抬起头跟陆公子的目光相视,显得平淡地回应道。

  这……

  陈伯仁等人听到这话,却是不由得暗暗地咽了咽吐沫,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陆公子的反应。从八张变成三张,却是被削掉了大半的份额。

  陆公子的脸色越发的难看,眼睛逼视徐鹏举道:“魏国公,你是欺负我们陆家无人吗?”

  “若是真的欺负你们陆家,便不会将你们陆家邀请进来。只是每年的份额都有定数,松江那边的份额实在太少,所以只好从你陆家分点过去,还请陆公子以大局为重!”徐鹏举却是脸色不改,显得淡淡地解释道。

  陆公子的脸色显得阴晴不定,又是用眼睛瞪着徐鹏举。没多会,他伸手一把抓走桌面上的三张票子,便是头亦不回地离开了这里。

  陈伯仁和范千山交换了一下眼色,却是暗暗地摇头苦笑。

  很显然,这位魏国公是睚眦必报之人。刚刚陆公子直接坏了他的好事,令到徐鹏举在份额上做文章,直接削减了陆家大半的份额。

  但又不得不承认,现在的陆家还拿八张票子,确实有些名副其实了。陆绎仅是北镇抚司的佥事,对私盐的贡献并不大。

  这仅仅是一个小插曲,众人纷纷认领属于他们的那一份。

  只要到了约定的时间,他们到约定的地点凭票取盐,接着将私盐送回他们的盐行贩卖,便能够从中获取一笔丰厚的利润。

  临近黄昏,四季楼前的街道少了一些喧闹,一些商贩纷纷收拾货物归家,特别一些居住在郊外的百姓必须要趁着关城门前离开扬州城。

  几个顽童虽然到了读书的年纪,但家里显然没有给他们束修,正在街道中相互追逐和嬉闹着,给这条街道平添了欢乐的笑声。

  一个公子哥模样的年轻人坐在酒楼之上,正好能看到四季楼门前的情况。却见陆公子显得怒气冲冲地出来,对着姗姗来迟的随从发了一通脾气,便是钻进轿子离开了。

  蒙诏将下面的情况看在眼里,若有所思地望着那顶离开的轿子,便是扭头望向林晧然道:“老师,他们应该是散场了!”

  林晧然轻轻地点了点头,只是目光仍然注视着那顶离开的轿子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般。

  “老师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?”王时举亦是参与到这个事情中来,显得郑重地询问道。

  如果先前仅仅是一种猜测的话,但看着这帮乡绅云集到扬州城的四季楼,那么他们已然窥探到那张走私网络的一角。

  林晧然看着轿子消失在街角的拐角处,便是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,显得理所当然地道:“抓贼要拿赃,自然是要找到证据了!”

  “老师,那我们要怎么做呢?”蒙诏对这个事情很是上心,当即希冀地望向林晧然道。

  王时举亦是望向了老师,对于能够参与到这个事情中来,他心里很是高兴。只要林晧然吩咐他去做的事情,哪怕上刀山下火海,他亦是再所不惜。

  林晧然将茶杯放到桌面上,抬头望向显得蠢蠢欲动的二个门生,却是有意于考核道:“你们觉得为师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?”

  蒙诏和王时举交换了一下眼色,当即心有灵犀地吐出一个字道:“等!”

  林晧然赞许地望了一眼蒙绍和王时举,嘴角微微地噙起一丝微笑。

  却不是他不想尽快整顿盐政,从而凭着这一份政绩重返京城出任六部侍郎,帮着自己那个过于正直的岳父跟甘草阁老争上一争。

  只是很多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,特别是整顿食盐这种关乎各方利益的事情,更得要小心行事。特别铲除这一张庞大的走私网络,更是要慎之又慎。

  他虽然已经找到了这帮分销商,但根本无法对他们下手。终究而言,他手上没有任何的证据,操之过急只会遭到这股势力的疯狂反扑。

  现如今,他确实只能进行沉默地等待。譬如,等到他们交易的时候再对他们下手,从而一举拔除这些走私网络,进而对相关人员进行清算。

  六月的扬州显得很平静地度过,但一场暴风雨已然处于酝酿之中,似乎随时随地都能够突然间爆发。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